Category Archives: 生活

消失的微信发送按钮

一件很有意思的小事,起因是老妈下午火急火燎的给我打电话说,她手机微信的发送按钮不见了,就是输完东西,那个绿色的发送的按钮,而且她到小米的售后那里,小米的工作人员操作了半天也没搞好,正准备给她卸了重装,问她微信密码,她记不清,打电话问我。说实话,刚接到电话的时候我也是发懵的——什么叫按钮不见了?至于密码,我确实也记不清了。出于一个程序员的职业敏感,我赶紧阻止了小米工作人员的卸载操作,忘记密码及重登录的一系列后续操作对于一个老人家来讲实在是过于复杂了。第一感觉这应该是个开关的设置,但是什么样的设置可以让如此重要的一个按钮消失呢?为什么自己和周围朋友从来没碰到过呢?

感谢万能的google,很快我用关键字——“微信 发送按钮”——搜到了结果,原来针对android系统,微信有一个额外的设置项用来决定是否使用键盘的回车键来发送信息还是独立的显示发送按钮,而对于苹果系统,是不存在这个选项的,发送按钮都是大大的直接显示在虚拟键盘上。在android系统里,这个设置的路径是——我->设置->聊天->用回车键发送消息。很快的帮老妈设置好,她的微信回来了。然而事情没有完,我这边电话刚挂,老妈又发微信过来,说她的手写功能现在是全屏,这样她要多点一下按钮收起虚拟键盘,才能点发送按钮,但是以前是半屏手写的时候可以很方便的点发送。再次祭出google,这次有点复杂,因为android是一个开放的系统,所以可以安装第三方的输入法,因此根据不同的输入法选择,设置路径也是不同,中间过程不再细说,大约用了一刻钟终于帮老妈恢复了原来的习惯设置,老妈非常高兴,我在电话里听到她有点自豪地跟小米的工作人员说,我儿子在上海,是个软件工程师。我在电话这头儿留汗了。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对于智能手机来说,因为受制于屏幕的大小,以及只能用手指做交互,所以相较PC 端,UI/UX设计就成为软件开发过程中异常重要的一环。UI/UX是英文User Interface and User eXperience的缩写,中文叫用户界面及用户体验,简单以一个按钮为例,UI决定一个按钮长什么样,多大,什么颜色,圆角直角,UX决定这个按钮放在哪,用户怎么找到它,怎么摆弄它,是点啊,滑动,双击还是长按。“老吾老以及人之老“,作为程序员,以前我经常对UIUX设计师的交互方案多有抱怨,通过这件小事,以后会再友好点,经常以自己的认知来衡量UIUX的设计是不对的。

事情到这里就结束了,说起为什么微信会这样的设置,也是一桩有趣的故事,感兴趣的朋友可以自行搜索了解一下,以后说不定有机会在朋友的android手机上搞个小恶作剧也为未可知,估计不知道的人碰到这种情况第一时间都是有一点发懵的。

支付最后一公里

今天下班后,照例去旁边的便利店买牛奶,一进店,两个服务员马上招呼,有支付宝吗,支付8折,12/12五折优惠,只需要在手机打开支付码,然后扫描一过,非常方便的支付完成,在支付方面我们国家是走在前面了,感谢支付宝,当然也得感谢党,感谢政府,不然政策大棒一挥,什么也都玩完了。

关于《金陵十三钗》的种种

无论如何,在经历了《英雄》,《十面埋伏》,《三枪》,这都什么玩意儿啊,张导终于开始,或者想开始,认真的讲故事了。

必须承认,《金陵十三钗》是近年来张导的难得的上乘之作,片中的美术布景,服装,化妆,道具,极尽精雕细琢之能,好莱坞当红的男演员,风姿绰约的新鲜女主角,旗袍上身,美帝人民不就好这口?承认也罢,否认也好,张导的内心还是在死磕奥斯卡。

关于叙事,在靠谱的编剧历经五年的打磨下,无论是启,转,承,合,都非常的自然,流畅,工整。

关于演员,贝尔的表演中规中矩,在这样中国元素厚重的战争题材中,一个外国人难得有多大的发挥,有些极具张力的表演反而显得有些许的突兀,远不如《The Dark Knight》里面那种亦正亦邪的表演,那种蝙蝠侠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带点绝望宿命感的表演张力。

关于倪妮,再一次的佩服张导对镜头的感觉,肥臀细腰的女子,风尘女子,穿旗袍确实带劲儿,多少的长镜头背影,只见旗袍紧紧裹着的细腰肥臀在镜头前诱惑着,摇曳着。

关于煽情,对于老婆和我这种泪点极低的人,看个西游记唐僧赶悟空回花果山都能哭得稀里哗啦的,在影院里“数度哽咽”。好吧,为了维持在老婆面前的男子汉形象,有几个镜头我在哭出声之前借着尿遁到卫生间洗了把脸。

关于音乐,多数人称赞的《秦淮景》,无感。

关于主旨,事实上,我非常困惑,电影不是一部反映大屠杀的电影,如果不是题目上有金陵二字,不是叙述者的南京口音,你很难得和南京,和大屠杀联系在一起,电影也没有反映战争有多么残酷,正如我走出电影院,搂着老婆的肩膀,拿着文艺青年范儿说的,“我说它不够深刻并不是为了证明我比你高明,我一向不认为开头到处瓦砾废墟,枪炮齐鸣,几个日本兵烧杀掠夺,一根浸血的琴弦,一个悲剧的父亲就能反映战争的残酷。” 。 “嗯,咱们以后再也不买日本人的东西了”,老婆回应。

极其工整,极具奢华,却丢失了那种穿透人心的力量。是我们才尽了吗?如果才尽,不如沉默,一如《雷雨》之后的曹禺,一如杨绛在《围城》之后曾经问钱钟书,想不想再写小说,“兴致也许还有,才气已与年俱减。要想写作而没有可能,那只会有遗恨;有条件写作而写出来的不成东西,那就只有后悔了。遗恨里还有哄骗自己的余地,后悔则是你所学的西班牙语里所谓‘面对真理的时刻’,使不得一点儿自我哄骗、开脱、或宽容的,味道不好受。我宁恨毋悔。”

再一次的,想起编剧芦苇在谈到《霸王别姬》,谈到《活着》,谈到中国电影的时候:我以为我们终于开始,谁知道,那就是结束。

不要偷黑客的东西

本月初,英国发生了严重的暴乱事件,打砸抢烧现象十分的严重,英国警方逮捕了3000多参与暴乱的民众。下面的这个故事就是发生在此期间。

\"\" \"\"

伦敦暴乱的第二天早上,我回到我的住所、发现这里被洗劫了,我的Macbook Pro笔记本电脑被他们偷走!

警察来了,做了记录,采集了指纹,对案情进行了常规的分析 … 有一点他们没有意料到的是,我在电脑里装了一个开源的跟踪软件,是从http://preyproject.com下载的。

一旦我远程的把笔记本状态设置成失踪待捕获模式,剩下的就是焦急的等待第一份报告的到来。我担心那个家伙搞不定开机密码,幸运的是,那个家伙聪明的建了一个新用户:如何在Mac里新建一个管理员帐号

焦急的等待了2天后,我在卢森堡出差,正在吃饭,收到了一份邮件,让我兴奋的一下从椅子上弹了起来。

\"\"

接下来的事情是买一包香烟,回到旅馆,游戏开始了 … 我把报告的频率调高,设置成每5分钟一次,我想抓取他在使用Gmail或Facebook时候的截屏,这样就能知道他的姓名或登录账号。

看着他观看宗教相关的视频、在autotrader购买Mercedes,2小时后,他终于打开了Fackbook!这里有最重要的信息,下面是我得到的:

他的姓名: Sxxxxx Kxxxx

他的学习: xxxx School Class of 2009

他的地址: xxx N End Rd London W14

他的IP: 90.201.72.xx

他的ISP: BSKYB

他的无线AP: SKY378xx

他的Facebook主页: https://www.facebook.com/profile.php?id=101952xxx

当然,我还用我的Macbook笔记本上的摄像头给他拍了一张相片,现在我只需要把这些信息交给伦敦警察局,然后去好好睡一觉,明天还要开一天的会呢。

\"\"

\"\"

冰山一角,所有的细节都收集到了,警察们,行动吧!

\"\"

老天是长了眼睛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