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December 2008

编程那些事……

     呵呵,题目托大了,其实不涉及到编程的细节。只是对职业生涯的一点思索。一般的,就我的水平所了解,我粗鲁的把编程分为商业软件编程和系统编程,可能有点笼统,有的老大肯定会较真儿地反驳,系统编程也是一种商业编程嘛。没错,就这个意思,相信懂的人一定会懂,不懂的哥们儿,就是我给你加N个形容词说这两种的区别你也还是不懂。即便是Martin Fowler,(写《重构》那本书的大胡子),作为ThoughtWorks的首席科学家,也不止一次的在Blog里教育员工们,编写商业软件不光是捣腾数据,也并不是只有解决算法问题,操纵硬件,和应用大量数学才有意思。关心顾客(马丁大叔称之为appetency亲和力),全力让自己的软件为客户带来商业利益也是挑战所在,趣味所在。

     但是无论怎么讲,商业编程确实无聊是不争的事实,从来都只见有天赋的程序员屁颠屁颠地去开发编译器,操作系统,TCP/IP stack, 大规模并行系统,高性能服务器,游戏引擎等系统软件,即便如我这等智力平平的也经常的厌倦fix bug,被N多琐碎的事情搞的士气低落,有个新feature,恰巧你又感兴趣,用个新技术之类的也会让士气高涨不少,即便如好友Shawn,现在在进行的一个秘密项目,貌似会有一个惊天地泣鬼神有可能满足xx客户的1+1=3之类需求的项目,跟我们聊起来,也是不离Flex,Web service,EMF的技术词眼儿。

     本质的,偶觉的,商业软件的真正挑战在于发现和满足客户各项变态的需求同时给客户带来价值利益上的体现,因此程序员的满足感来源于客户的肯定,反而在开发的过程中,基本上是感觉不到什么满足感的,一旦客户说你做的这陀东西跟shi一样,那么从上到下,从manager到leader都一气儿的把你的工作贬个一文不值,totally garbage。而且更不幸的是这样的发展,尤其在中国,你既不会成为行业需求的咨询专家,因为你压根不了解行业需求,不信,也许你开发了Crystal Reports的xx功能,但谁能用好Crystal Reports,谁会部署BOE,举手?不然,SAP不会催生了SAP实施这样一个行当了,多年以后,你在技术也基本上不会有太大的长进。

     但是事实也许也会有点变数,比如,当你做常规的MIS系统时,你能不能考虑库存的最优化分配调度,当你做SNS时,能不能根据用户的行为来动态的调整需求,哈哈,比如,当发现某个客户不停的欣赏虚拟朋友走过来的姿态,能否加快亲密度的提高速度?当你做信用卡系统时,能不能根据刷卡行为来判断是否存在丢卡的可能性?

     不可否认,IT毕竟是一个附属行业,即便牛B如微软,Oracle,也是要满足customer的需求的。因此,我等凡夫俗子能够把这件事情做好,做的没话说,搞出事,搞定事,来不断的证明我们可以,便已算极其优秀的了,如果再幸运点,能够走进系统编程的领域,便算是可以可以摆脱——我是学C#还是Java,是学.net还是J2EE,甚至是用HashMap还是HashTable之类茴香豆的茴有几种写法的问题了。也许还能跟懵懂的学弟们聊聊——知道驱动的机制吗?知道CPU level0,level3吗?知道从上到下上文无关文法分析吗?即便俗一点的说,系统程序员的饭碗也远比一般的牢靠和稳当,崩给我提什么management途径之类的东西。

谁来跟我干杯?

厌倦江湖 自甘寂寞
夜深人静 举杯邀饮
  “谁来跟我干杯?”
  那时候总是有一个人会说:
  “我。”——古龙

     今天回来家,看球也看的我极累,本来每天我都是要看会儿书的,哪怕几分钟,几页,今天,读点闲书,看了会儿武侠小说,当然是我最喜欢的古龙的书,我看武侠小说是有很长历史的,应该是从小学四年级开始,记得我看的第一本是金庸的《神雕侠侣》,很奇怪,对于金庸的四部曲,我并不是按照顺序看的。当时那真是看到废寝忘食啊,呵呵。从金庸,柳青云,梁羽生,温瑞安,古龙,卫斯理,卧龙生,黄易,甚至金庸新等山寨金庸之流们。。。。。。但我最爱始终是古龙,喜欢他大段大段的对话,不喜欢他的往往却也诟病这一点,喜欢他“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三少爷的剑》),与金庸不一样,金庸擅长于完整曲折的故事,精彩宏大的武打场面,而且往往包含于一定的历史背景之下,始终洋溢着他所说的“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的味道,而且人物一出场,是好是坏,早早定调。古龙相反,他的故事很多都可以拍成悬疑片,一般到了最后你才知道谁是杀人凶手,而且故事的逻辑相当紧凑,几无破绽,看的很是过瘾,“酒,女人,朋友”是古龙故事中永不会少的元素,四条眉毛的陆小凤,踏月而来的盗帅楚留香,天下第一剑三少爷谢晓峰,已经成为一代又一代的武侠小说世界里的不朽传说,而且应该也会继续传承下去,多年之后,也许会忘记那些精彩的故事,但那些人物却会印在心里。

     如果不喜武侠小说,推荐一本古龙的散文集《谁来跟我干杯》,写的很古龙,很好看。

乒乓记

     说实话,今天的比赛是让我有点小郁闷的,输的不怎么痛快,尤其是第一场男单,尽管赛前就知道是场硬仗,对方可能是BOBJ的第一男单,但是Shawn局开的极好,基本没怎么费劲,就拿下两分,但从第三局开始,只得4分,记不清了,可能更少,心里面就一凉,吃发球,几次拉弧圈球都没碰到,发球的策略也不够坚决,上旋球让对手打上几个,就又换成下旋,但是对手对于下旋球很是适应的,可能是对手加了旋转?而且平常拉的极好的弧圈球,今天失误很多。第四局好像也只得4分,尤其是气势上,打的不够兴奋,反观对手,每次赢球都小喊一声,失败了,嘴里有时还不忘带声国骂啥的,再猛跺一下地板,尽管从心里讲对这种球风是有点点不齿的,但对于提升兴奋性还是很有帮助的,而且作为旁观者,我也隐约觉得今天前两局Shawn有点把对手打蒙了,真打急了。果然,连输三局,败下阵来,当然对手的实力也确实比较强,单从发球来说,多次发球都擦网,但不下网,这应该是一种球感,经常在高水平的比赛中看到,高手们可能经常会擦网,但发1000个基本上也不会出现下网失误之类的。但是心里还是觉得有点可惜,如果能够一股作气拿下比赛就好了。女单打的也相当精彩,输赢都在1~2球之间,尽管输了倒没什么遗憾。第三场第二男单,Bryce手有点冷,有点硬,失误有点多,不完全统计,因为发球失误送给对手6~7分。

      尽管输了,而且还被剃了个光头,但是还是对我们组的队员挑大拇指——Shawn,Yanping,Bryce都是好样的!因为上次上场的体验让我深知,在场上打比赛,体力消耗极大,动作极易变形,而且没有技术暂停,没有什么指导,全靠自己在场上随机应变,不管怎样,BOBJ有一支队伍杀入最后的决赛,祝福他们能够夺冠。希望我们能够在三四名的争夺中取得佳绩。

奇妙的素数——《什么是数学》读书杂记2

哈哈,没错,今天看到了数论那一章,素数无论如何都绝对是数论中的国王,是数论当中最基本,最重要的数,简单说来,素数指那些除了1和它本身外,没有其他因子的数,而且更重要的是任何一个整数都能分解为多个素数的乘积,更奇妙的是这个分解是唯一的。那么素数的个数是无限的吗?似乎这是一个不证则明的事儿嘛,其实不然,它绝不是不证自明的,而它的证明至今都是数学推理的一个美丽典范,by the way,这个证明来自Euclid(欧几里得)2300年前的所做出的,感受一下什么叫不朽!

证明:

     假设素数的个数是有限的,为p1,p2,p3. . . . . .pn , 那么任何一个其他数都是合数并且素数p1,p2,p3. . . . . .pn至少有一个能够整除它,现在构造一个数A,它比所有已知的素数都大,但是它也不能被任何一个素数整除,这与我们的假设素数的个数是有限的产生矛盾,所以素数的个数是无限的,这个A可以这样来构造A=p1*p2*p3*pn+1,它显然比任何素数都大,而且任何素数去除它都余1,证明完毕,所以素数的个数是无限的,太惊艳了!

轻松一下,呵呵,普及下费马定理,费马小定理,这些数学领域最出名的定理形式居然是如此的简单,

如果p是任意一个不能整除整数a的素数,则a(p-1) -1必能被p整除。

如果p是一个素数,a是小于p的任意正整数,那么ap除以pa除以p同余。

 

基本上如果你知道了这个东西,又能帮你秒杀类似:9759除以59的余数是多少的问题,此题出自EMC 10月份以及Google以前的面试题目之一,会有N多种的变形。

数学能干吗?——《什么是数学》读书杂记

最近才开始偷闲的看《什么是数学》这本买了有一段时间的书,读的相当有趣。。。。。。

如果你是一个大龄青年,你现在在征婚,婚姻介绍所或者朋友们给你准备了20个候选人,同时婚介所也定下了如此的规矩,

1:你只能知道你已经约会的人里面谁是最好的,你不知道她们在总体里面的排名,当选定意中人时,后面的约会结束,骑驴找马是不道德滴。

2:当放弃某人时,以后便没有机会再次和同一个人约会。

OK,现在目标当然是找到你心目中最喜欢的人。关系定得太早,会因为第1条假设——精彩的还在后头,定得太晚,会因为第2条——而后悔莫及。所以,什么策略才能让你以最大概率找到你最满意的那个人呢?

其实没有什么必胜的策略,只是从数学概率上分析,数学家给出了最优的策略,

k = n/e = 20/e ~=7. 是的,你应该和前面7个mm或者gg约会。然后不做任何选择,然后,再约会时,当你碰到比这7个都好的那个时候,OK,就是她了,呵呵,你应该有接近40%的机会选中最好的那位,有几乎70%的机会选中最好或者次好的那位,有几乎肯定能选中最好,次好或者第三好的了。

各位xdjm们如果面试过MS,那道开电梯取钻石的题目就出于此,呵呵,看来数学有时候能帮你找mm,还能帮你拿到ms的offer啊!

再来一道吧,你的直觉很有可能是大错的,其实这是一个经典的概率问题,也许本科的时候没准能做对,工作了反而不成了,

在一条高速公路上,在30分钟内经过一辆汽车的可能性是0.95,那么在10分钟内经过一辆车的概率是多少(假设过车的概率是恒定的)?

如果你思考了,也许能在你某个时候面Google时帮你秒杀某道题,呵呵。

观影《梅兰芳》

     突然之间的一股劲儿,决定去看《梅兰芳》,基本上,因为《无极》被雷的极深,这次的选择决定我今后还看不看陈老头儿的片子。片子在星美看的,宽屏,音响都还不错。

    开头,完美的开头,绝对属于大师级别的开头,从梅兰芳大伯的一纸纸枷锁展开故事,转眼间青年梅兰芳闪亮登场,俊美,儒雅,有礼貌,梨园行里的好孩子,在堂会上(下面坐着蔡元培,胡适,袁世凯。。。。。。)的天蓝缎子面儿对襟儿花旦(或者青衣,外行,呵呵)亮相,女人中的女人啊,难怪看的邱如白直咽唾沫,陈凯歌拍的相当专业,相当精致,赞。几段美轮美奂的京剧唱段,“十三燕”拿腔拿调的劲儿,把梨园行当的范儿表现的淋漓尽致,看的我一直想,这黎明后面可咋演啊,难怪媳妇儿问我,黎明是不是演的下集啊,如果此时结束,我想我应该会起身鼓掌,果然,进入中年梅兰芳以后,尽管画面一如既往的精美,黎明的便装也算儒雅,但总是觉的少了股子劲儿,精气神儿,黎明怎么看也不像梨园行当的大师,平淡,淡的跟白开水一样,不过好歹还是很儒雅,而且估计因为确实行外的原因,黎明没有一出扮戏的亮相,几出唱段应该是用了替身。其实,到最后,当梅兰芳微微鞠躬,轻声地说:“大家伙儿都别跟着了,我这就要扮戏了。”金碧辉煌的大幕拉开,我真是满心希望能看到一次像刚开始一样的亮相,可惜,电影就此戛然而止。

    梅兰芳不是一部完美的电影,长达148分钟,且后半段有点闷,但就我而言很好看,陈凯歌算是翻了一下小身,也让我对他的下一部《赵氏孤儿》多了一分期待。《无极》真是丫拍出出来的?呵呵,没有老谋子那种浓烈的色彩,没有吴宇森的暴力美学,也没有冯小刚的平民路线的特有幽默,但确实是中国电影届目前最懂得表现精致,表现美的导演,不准备加之一了,确实多了一份独有的文化底蕴,一份独有的人文精神。

    看完电影,有一点点怅然若失,走出影院,走到海报面前,上面写着梅兰芳的生平,背景是一张京剧花旦的脸谱,无意间发现它的英文名不叫MeiLanFang,而是Forever Enthralled,永远的迷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