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ne 2009

鸡蛋番茄面

     虽然我在武汉读过几年书,火炉都过来了,本以为不怕热了,却原来也受不了上海这么热,从大清早就开始了。没什么胃口吃东西,很久没吃鸡蛋面了,呵呵,死皮赖脸的让我老婆出去买了手擀面,回来给我做。鸡蛋,新鲜的番茄,再来一把儿翠绿的黄瓜丝儿,美味啊。随手拿了本《圈子圈套》边看边吃,看到洪钧第一次被ICE开除,自己溜达,看民工兄弟们吃饭,自己到小面馆吃饭,心里感到一种温暖,忍不住笑两声,媳妇儿问我傻笑啥,呵呵,嘛叫幸福,在这个炎热的中午,穿着大裤衩,光着膀子,吃着媳妇儿做的面就是。

谷歌中国公关能力有问题啊

     今天回家早了,打开电视,正好看焦点访谈,其实很久不看了,不为啥,就觉得假,今天的焦点有意思,全民抨击谷歌的搜索提供了大量的色情链接,采访的人,从中小学老师,到大学生,互联网办公室人员,个个”义愤填膺“,怀着对全中国人民负责的态度,死乞白赖的大声谴责google。事实上,抨击不奇怪,为嘛不见一点对百度的批评哪,而且都是指名道姓的专点谷歌,感情就google能搜到?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我在两个搜索框里输入XX枫,XX晶,那是一样一样的啊,而且百度更胜一筹,访问不到的,百度快照那是准准的帮你定位,呵呵,况且在中国百度的市场占有率那一直是超过60%的,能独善其身,怪事。照我说,要么就是百度的公关太出色了,抑或谷歌自己的公关得罪了天朝,就我而言,更愿意是百度的公关,因为整个事件百度获益最多啊。google不会一气之下放弃中国市场吧,应该不会,说到底是商人嘛。

     退一万步说,搜索引擎就是一工具,刀能杀人,也能削苹果,总不成,为了防止用刀进行犯罪,就全世界不让卖刀了吧。况且咱也没见美帝那边色情狂满街跑啊。咱祖国的花骨朵比较美国的花骨朵,就那么脆弱,控制力就那么差?而且也再别出把一次性交齐房款好还是分期好?当成色情文章,把加菲猫当成色情图片的笑话了,外国同行以为我们写病毒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