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December 2009

Lost Symbol到手

《达・芬奇密码》出版5年了吧,Dan Brown真不是个高产的作家

《Lost Symbol》终于在元旦前出了中文版了,刚开始翻,前几页看着不错。

顺便鄙视下卓越,送过来的书跟盗版一样,有几页都透了,有几页印花了。

一个饭碗

不认识的真的可以当成一个饭碗用,感谢66个神人用他们非凡的智慧书写了计算机科学的发展史,尽管即使到了今天,我也不能领会他们思想之万一,但今天我能用计算机混饭吃也值得感激他们。

一个有趣的语言现象

很多语言学家们发现的,我确实也有切身体会

放着简单的动词不用,偏要使用更长的名词词组。

 * 各位观众,我是记者XXX,现在上海向您做现场报道

 * 我和你要做一次私下的谈话

 * 今年暑假,我打算做一次长途旅行

 * 观众朋友也许会奇怪,为什么今天我们选择这个话题来做讨论

 * 医生对这个病人进行了为期一周的观察

 * 他很快就进入了睡眠

 * 在做出结论前,我们要进行一个调查的过程

 * 阅览室里人很多,但是大家都保持安静的状态

       近年来,这种做法好像越来越流行,社会各界都在使用。一个主要原因就是,有些人认为,长音节的表达方式,会显得比较恭敬和优雅;短音节的表达方式,反而显得粗鲁和不文雅。

       追溯源头,这种有害的表达方式,其实来自于英语。长期以来,英语中就流行把动词变成名词词组,比如decide(决定)是一个动词,但是英国 人更喜欢使用make a decision(做出决定)这个词组。

       人们不说prevent(阻碍),而说militate against something(对某事产生不利影响);不说contact(联系),而说make contact with(做联系);不说recieve(受到),而说be subjected to(经受某人或某事的影响);不说cause(导致),而说give rise to(给了它发展的机会);不说yield(屈服),而说give grounds for(把自己的地盘让给对方);不说effect(影响),而说have the effect of(具有怎样的效果);不说be important(非常重要),而play a leading part (role) in(扮演了关键角色);不说be found(被发现),而说make itself felt(使它被感觉到了);不说affect(生效),而说take effect(产生了效果);不说intend(打算),而说exhibit a tendency to (显示一种倾向)。

胡言乱语

第1344期《南方周末》

空白处:不是每一期都有独家专访,但是每一周都可以在这里读懂中国

空白处: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成为大人物,但是每个人都可以在这里读懂中国

后续事件:主编降职

写在BTChina,VeryCD……都要关闭时,特后悔,当初干嘛引进互联网这个玩意儿,不然我们也跟朝鲜兄弟一样,等着去解救水深火热的美帝人民,幸福指数刚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