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12

小说的作用

      一个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奇怪变化——随着年龄的增加,早些年不喜好的小说,电影却越来越看的有趣,读的喜欢,比如鲁迅的文章,比如最近在读的《胡适文选》,又在读的《围城》,《挪威的森林》,《转吧,这伟大的世界》,亦越来越不喜欢“大众化”的作品,比如《山楂树之恋》,《金陵十三钗》,虽然严歌苓的叙事水平很好,虽然会感动的流泪,但读完也就完了,心里再没那种拾起来重读的欲望,从内心来说,我自己觉得这种改变并不是为了标榜所谓的与众不同——莫装逼,装逼遭雷劈,这我还是懂的。

      今天看到 让不安的人感到安慰,让安逸的人感到不安 这篇文章,我非常认真的把其中的一段话一字一句的敲在这里,让我想起了初中的时候我们像完任务一样的——每周摘抄几篇“华丽的美文”,边页还煞费功夫的装饰上小花,小草,然后供老师批改,但一个十几岁的孩子能指望什么心灵上的共鸣呢?

      好的小说,它们的任务就是让不安的人感到安慰,让安逸的人感到不安。我想,严肃小说的主要目的之一就是让读者——那些和我们所有人一样被孤独地放逐在自己 的脑壳里的人——提供一种能够接近其它自我的想像通道。作为人类的一员,忍受痛苦折磨是我们活在这个世上无法逃脱的一项内容,所以我们欣赏艺术作品的主要 原因之一就是体验痛苦,当然,那是一种可以感同身受、作为替代经验的“具有普遍性”的痛苦。在真实世界里我们永远都是独自受苦,我们无法真正彻头彻尾地体 验他人的痛苦。但是,假如我们读了一篇小说,而这篇小说让我们对书中虚构人物的痛苦产生了某种共鸣,那么,这种经验可能会坚固我们的信念:别人也会对我的 痛苦产生共鸣。这种体验具有滋养和救赎的效果,我们内心深处的孤独因此而减轻。道理可能就是这么简单。——大卫•福斯特•华莱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