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金陵十三钗》的种种

无论如何,在经历了《英雄》,《十面埋伏》,《三枪》,这都什么玩意儿啊,张导终于开始,或者想开始,认真的讲故事了。

必须承认,《金陵十三钗》是近年来张导的难得的上乘之作,片中的美术布景,服装,化妆,道具,极尽精雕细琢之能,好莱坞当红的男演员,风姿绰约的新鲜女主角,旗袍上身,美帝人民不就好这口?承认也罢,否认也好,张导的内心还是在死磕奥斯卡。

关于叙事,在靠谱的编剧历经五年的打磨下,无论是启,转,承,合,都非常的自然,流畅,工整。

关于演员,贝尔的表演中规中矩,在这样中国元素厚重的战争题材中,一个外国人难得有多大的发挥,有些极具张力的表演反而显得有些许的突兀,远不如《The Dark Knight》里面那种亦正亦邪的表演,那种蝙蝠侠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带点绝望宿命感的表演张力。

关于倪妮,再一次的佩服张导对镜头的感觉,肥臀细腰的女子,风尘女子,穿旗袍确实带劲儿,多少的长镜头背影,只见旗袍紧紧裹着的细腰肥臀在镜头前诱惑着,摇曳着。

关于煽情,对于老婆和我这种泪点极低的人,看个西游记唐僧赶悟空回花果山都能哭得稀里哗啦的,在影院里“数度哽咽”。好吧,为了维持在老婆面前的男子汉形象,有几个镜头我在哭出声之前借着尿遁到卫生间洗了把脸。

关于音乐,多数人称赞的《秦淮景》,无感。

关于主旨,事实上,我非常困惑,电影不是一部反映大屠杀的电影,如果不是题目上有金陵二字,不是叙述者的南京口音,你很难得和南京,和大屠杀联系在一起,电影也没有反映战争有多么残酷,正如我走出电影院,搂着老婆的肩膀,拿着文艺青年范儿说的,“我说它不够深刻并不是为了证明我比你高明,我一向不认为开头到处瓦砾废墟,枪炮齐鸣,几个日本兵烧杀掠夺,一根浸血的琴弦,一个悲剧的父亲就能反映战争的残酷。” 。 “嗯,咱们以后再也不买日本人的东西了”,老婆回应。

极其工整,极具奢华,却丢失了那种穿透人心的力量。是我们才尽了吗?如果才尽,不如沉默,一如《雷雨》之后的曹禺,一如杨绛在《围城》之后曾经问钱钟书,想不想再写小说,“兴致也许还有,才气已与年俱减。要想写作而没有可能,那只会有遗恨;有条件写作而写出来的不成东西,那就只有后悔了。遗恨里还有哄骗自己的余地,后悔则是你所学的西班牙语里所谓‘面对真理的时刻’,使不得一点儿自我哄骗、开脱、或宽容的,味道不好受。我宁恨毋悔。”

再一次的,想起编剧芦苇在谈到《霸王别姬》,谈到《活着》,谈到中国电影的时候:我以为我们终于开始,谁知道,那就是结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